首页 > 市级活动

人民日报:成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内部巡察杜绝“灯下黑”

来源:人民日报 编辑:廖雅莉时间:2015-06-16

  核心阅读
 
  打铁还需自身硬,执纪监督者自身得先过硬。为防止“灯下黑”,2014年开始,四川成都市纪委试水内部巡察机制。巡察组的“组合拳”雷霆出击,大量隐藏在纪检系统内的老问题被“打出原形”。
 
  近日,成都市纪委巡察工作组完成了今年首批内部巡察。
 
  近日,四川成都市纪委巡察工作组分别进驻武侯区纪委监察局、金堂县纪委监察局和市国资委纪委,完成了今年首批内部巡察。
 
  早在去年,成都市纪委就曾抽调人员开展内部巡察。纪检干部遵纪守法情况、职能执行情况等均成为巡察重点。经过巡察,市纪委共发现问题23类,机构设置不合理、干部队伍建设滞后、办案执法不力等一大批问题被明令整改。
 
  “从巡察情况看,我市纪检监察系统也不是清水一塘。”成都市委副书记、市纪委书记邓修明表示,今年的巡察继续以问题为导向,力求杜绝纪检工作的“灯下黑”。
 
  记者从市纪委了解到,纪检监察部门内部巡察今后将形成常态,每年将有1/5市级部门和1/3区县的纪检监察系统成为巡察对象,这场“巡察风暴”将长久持续。
 
  如果不是巡察曝光,区县纪委很难有魄力“自揭其短”
 
  “刚开始很担心,内部巡察会不会走过场?”现已退休的市纪委原巡视员葛振中去年担任第一巡察组组长,在他看来,纪检干部“自己人巡察自己人”确实鲜有耳闻。但巡察开始后,老葛的担心打消了,“很严格,没空子可钻。”
 
  巡察以驻点方式进行:巡察组入驻相关区县,通过纪检干部座谈会、个别谈话、问卷调查、基层探访等形式,挖掘问题并了解干部群众对当地纪委班子的意见。
 
  “内部巡察依靠的力量不能仅仅局限于内部。”去年担任第一巡察组副组长的杨洪玲介绍,巡察组的个别谈话对象不仅包括纪检干部,而且还有党代表、政协委员、群众代表等,“纪检系统内部的问题,群众看得更清楚。”杨洪玲告诉记者,公布举报电话、问卷调查、基层探访等都是为了尽可能多地从群众中获取信息。
 
  据统计,去年市纪委对7个区县的内部巡察,共个别谈话600余人次,查阅资料268卷,深入18个村镇探访,受理信访举报101件次。从严从实找问题,巡察组对企图蒙混过关的人员一律不留情面——去年一位乡镇纪委书记在个别谈话中尽“打哈哈”,对问题避而不谈,受到巡察组当场斥责:“眼里全是成绩,没有半点问题,你这种态度不配做纪检干部!”
 
  巡察组的“组合拳”雷霆出击,大量隐藏在纪检系统内的老旧问题被“打出原形”:有监察局长社会关系复杂,与商人交往过密;纪检办案普遍存在执法不严问题,抹案瞒案时有发生;有的区县纪委会议多、简报多,“四风”问题未得到彻底整改……“有些问题属于老伤疤。”一名区县纪委书记向记者表示,如果不是巡察曝光,区县纪委很难有魄力“自揭其短”。
 
  定期对被巡察单位“回头看”,避免“巡察一阵风、巡完就轻松”
 
  “我们去巡察别人,首先要自己站得端正。”去年担任第二巡察组组长的杨海燕经常这样教导组员。
 
  “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,不给基层添负担。”这是被巡察区县对巡察组的一致评价。食宿标准按规定执行,除巡察事项外,不与被巡察单位发生任何其他联系。“他们经常加班到深夜,请他们吃夜宵都请不动。”在新津县纪委常委陶媛看来,巡察组正是因为“不近人情”,才赢得了被巡察单位的尊重。
 
  为尽可能避免巡察出现“人情账”,回避制度被引入:巡察组成员不得回原单位巡察,同时必须避免“熟人巡察”。这项制度在今年的巡察中继续实施:第一巡察组组长冯炼原本被指派带队巡察邛崃,但由于曾和邛崃纪委书记是上下级关系,冯炼主动提出回避;第二巡察组组长李良安曾担任成华区纪委书记,此次也主动提出不宜参加对成华区纪委的巡察任务。
 
  “让被巡察对象心服口服远远不够,还得有实际效果。”市纪委干部监督室主任李伯胜表示,为落实巡察成效,巡察组反馈的所有问题,被巡察单位必须建立整改台账和进度表,并落实责任人。为此,市纪委定期对被巡察过的单位进行“回头看”,通过不定期抽查整改事项,避免“巡察一阵风、巡完就轻松”。
 
  根据市纪委的考核办法,巡察整改结果已与被巡察纪检部门及其负责人的评先评优考核挂钩。“内部巡察绝不是自己人走过场,而是真刀真枪论实效。”第三巡察组组长郭海涛表示,从今年的巡察也可看出,被巡察单位都严肃对待。
 
  每个巡察组都设置有财务工作经历组员,加强财务审查
 
  “巡察组帮我们发现了‘灯下黑’,市纪委的巡察给了区纪委加强职能建设的动力。”金牛区纪委干部室主任张敏告诉记者,去年区纪委按照巡察组的指导,在全区5家国企“挖”出问题132个,区纪委也在全区建立常规巡察制度。
 
  “不仅是职能建设,巡察还促进了纪检部门的机构改革。”李伯胜表示,巡察中,相当数量的纪检干部反映区县纪检部门存在不能集中力量抓主业、机构缺失等问题,而这些问题通过巡察组反馈给当地党政主要负责人,都迅速得到解决。
 
  住房保障工作推进领导小组、计划生育工作推进领导小组……在区县,重要工作均有各部门联合成立议事协调机构,而纪委因为职能作用明显,被普遍“拉”入这些机构中。“不管和纪检工作有没有关系,只要是议事协调机构我们就都参加。”锦江区纪委副书记魏光和介绍,区纪委参加的议事协调机构曾经达72个之多,而经过巡察调整,目前仅保留了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等与纪检职能密切相关的9个机构,其余全部退出。
 
  不仅是参与外部机构过多,通过巡察还发现,纪检机构的缺失,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:锦江区纪委只有1个案件检查室,共3名办案人员;金牛区仅有22个部门派驻了纪检组长;龙泉驿区22名纪检组长是兼职,有的部门党员近百人,却没有专职纪检监察机构和人员;新津县纪委常委兼任会计,且有11个部门未派驻纪检组;在都江堰,竟有50余个部门未派纪检组长……
 
  “有党组织覆盖的地方,就必须有纪检监察的声音!”去年的第二巡察组副组长金宏表示,机构缺失导致纪检监督工作缺失,会严重影响党的执政形象。
 
  在巡察组的指导下,各区县纪检机构已得到初步完善:金牛区新增纪检监察室,一线人员达到70%,核定派驻街道部门纪检监察机构67个;锦江区新增2个纪检监察室,将纪检机构82%的人员充实到执纪监督一线;新津县新设立2个纪检监察室,执纪监督人员占比达80%……
 
  纪检工作回归主业,机构不断健全完善,纪委监督职能从此有了更充分的保障。以锦江区为例,2014年以前,区纪委每年查办案件30件左右,去年巡察过后,当年便立案62件,10多名局长、街道办主任等区内部门“一把手”被查处。“如果没有巡察的督促和机构的健全,如此大的执纪监督力度是不可能的。”魏光和说。
 
  近日,记者从成都市纪委了解到,今年的巡察组每组7人,每组至少设置1名有过财务工作经历的组员,以加强财务审查。
 

区县亮点

更多>>